外婆,民國十年生於山東維坊,哇~今年已經88歲咧! 我想是我的萬年青發揮了效用~
IMG_9073-3.jpg
小時候,我常常趴在地上畫畫,畫迪斯奈(幹麻改叫迪士尼)圖書裡面的動物們,打稿、塗色到瞄黑邊從頭到尾認真的不得了!

有一天,夏媽媽說:母親節快到了,你要送外婆什麼? 現在想想真奇怪耶....外婆是他媽!不是我媽吧!我當然沒有靈感嘛!

夏媽媽順勢好像替我解圍一樣.....指著桌上的盆栽說:你就畫張萬年青送給她啊! 祝她像萬年青一樣,永遠年輕~

但話才講完,我媽就跟小阿姨互看說:噗~那媽媽不就變老妖精!哈哈哈哈哈~哈 哈哈哈哈哈
(居然兩個人還抱著肚子笑到流眼淚...大概是在想像外婆的臉配上妖精的身體吧!搞不好還有翅膀咧)


於是我的第一張寫生作品獻給了外婆,我記得外婆笑的好開心~


每當晚上在閣樓裡入睡前,從小窗看過去,都看到外婆點著昏黃的床頭燈,媽媽說:外婆睡前總要看點書才睡的著。

從我認識外婆那天起,她就是個小學老師,字寫的非常有力而漂亮,懂好多事情,對於有個這麼不一樣的外婆,我常在心裡偷偷覺得驕傲

外婆少女時...好難想像.....
咳咳! 外婆年輕時,就上學校,當時同年齡的女生幾乎都沒在讀書的,但外婆爸媽有好的環境,也就一直讓他讀上去

民國38年,國共內戰,外婆和其他同學,就在上學途中,輾轉的逃難到了台灣,早上才剛跟爸媽說聲再見,這一別,會是多久才能再相見呢......

也許,當苦難來臨時人越是堅強,來到台灣,也扎了根,說他們不日日夜夜想著家......怎麼可能?

後來開放大陸探親,聯絡上了家鄉的親人,外婆才知道,自己留在大陸的媽媽因為當時受不了鬥爭,早已投井自殺了...

當時什麼都不懂得我,聽到這消息時,只能害怕的偷偷問媽媽,外婆還好嗎? 幾乎無法想像外婆的心,是撕裂了嗎? 一定碎掉了吧?

多年後的今天,看著政客為了選票,叫囂著外省人滾回中國的同時,有沒有想過,他們要滾回去哪裡? 他們的家在這裡!子孫都在這裡!他們對台灣的付出,不是這般分化族群、操弄民粹的無恥政客可以懂的!
 
嗆聲不會說台語的外省人不是台灣人,那不會講原住民語言的大家,又有資格說自己愛台灣嗎?


人們總說,回憶是美好的。


常聽外婆邊回憶邊說,剛來台灣時,眷村房子多小、小孩多多、鄰居多熱鬧......


而那段年少記憶,只能壓在心底的最最最角落...不去翻攪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siapc 的頭像
hsiapc

夏天麵茶呼嚕呼嚕

hsiap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